三相稳压器

通用电气没落带给传统车企的警示:无变革无未来

发布日期:2021-12-04 18:57   来源:未知   阅读:

  商洛市商南县持续深化教育综合改,通用电气9日确认,为了精简业务、削减债务和提升股价,该公司将拆分为三个上市公司。这意味着这家拥有129年历史的公司将告别其作为庞大工业巨头的时代。拆分后的三家公司将聚焦于能源、医疗保健和航空领域的业务。

  虽然以资本市场反应为代表,围绕通用电气没落的报道早已不绝于耳。但是当通用电气宣布将一拆为三的时候,还是禁不住令人唏嘘。

  毕竟相比刚刚没落没多久的诺基亚而言,通用电气的地位显然要大许多。拥有129年历史的通用电气,是能够直接定义过去几十年美国工业的企业。

  以史为鉴,可以知兴衰。对于正在经历前所未有变革的汽车企业而言,通用电气无疑带来巨大鲜明的教训。

  1892年由发明家托马斯·爱迪生创立的通用电气,在过去几十年里,一度是围绕用户需求创新的代名词,将无数创新需求带入了平常百姓的生活:通用电气推动了电气化和X射线在医疗成像领域的应用,对合成树脂的应用将塑料袋入了一个新的时代。

  通用电气创下了无数个第一:世界上第一台电烤箱、第一台电磁炉、第一台双门冰箱、第一台全自动洗碗机、第一台烤面包机,乃至全世界第一座核电站。此外,还有涡轮螺旋桨发动机、航空自动驾驶仪、日光灯、人工降雨技术等无数的创新的突破。

  然而,进入21世纪后,通用电气虽然领域依然宽广,但创新已经日益乏力,在互联网、数字化、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新一轮科技革命前面无所适从。

  由此联想到,对于所有现有汽车企业的而言,或许重要的不在于过去做了什么贡献,而是响应用户新的电动、数字、智能面前,汽车企业应该能够为消费者带来什么?

  福特首席执行官Jim Farley最近在一次公司内部会议上称赞特斯拉,特斯拉万亿估值的背后,是因为特斯拉在电动汽车领域为消费者体验创新所取得的成就:

  正如Farley宣称的那样,在用户的体验面前,特斯拉的电动汽车超越了所有其他车企,包括福特在内的所有现有汽车企业都应该尊重和敬畏这一点。

  通用电气最为人耳熟能详的就是多元化经营和数一数二原则的应用。在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杰克·韦尔奇领导下,通用电气将多元化经营效应发挥到了极致,数一数二的原则将通用电气成功扩展为一个跨全球、跨领域的工业巨头。

  然而,多元化的致命危害与此越变越大:通用电气曾经有十几个业务单元,包括GE能源、GE飞机发动机、GE医疗、GE塑料、NBC等。最多的时候,事业部数量曾达到20多个。

  庞大复杂的业务线加上分权独立的事业部运营,使得通用电气变得又臃肿又官僚。

  随后即使意识到了转型变革的必要性,总部统一思想和行动也极为困难,各个事业部之间为各自利益而战,转型的效率和质量可想而知。

  对于今天丰田、大众这样的全球汽车巨头而言,同样紧迫的要求摆在面前:转型前面,来不得半点虚耗折腾,必须全心全力。

  以丰田汽车为例,正如不少业内专家评价的那样,丰田电动化步伐的迟缓,或许并不在于丰田电动汽车有多少落后,而是在电动化前面,丰田需要顾虑的东西太多了,无法做到聚焦和专注。

  作为混合动力技术的领导者,丰田一直担心技术替换对原有的引擎技术、以及大量长期合作的供应商的负面影响。

  而在纯电动和氢能源面前,丰田汽车同样难以做到专心专注。丰田一直对氢能源青睐有加,它的氢能源汽车研发技术诚然比较超前的,但目前来看,却有些曲高和寡。

  同样的问题对于大众、通用汽车也是如此,旗下的多品牌、多业务单元来回牵扯,使得本来就滞后的转型变革更加困难。

  正如通用电气所呈现的那样,过去几年中,通用电气频频换帅,但总是成效不大。对于庞大业务线的通用电气而言,每个事业部都有自己的目标和利益。

  事业部和总部之间的博弈冲突日趋激烈,当事业部的战略愿景超过了总部提供的资源后,事业部不可能有独立、快速的决策权,人力资源也难以得到充足保障。那些短期规模大的、利润的业务就会得到多一点支持,而处于投入期、缺乏业绩的业务则很难得到支持。

  与此同时,通用电气还面临来自更为注重当期利益的股东压力,在短期业绩和未来转型面前,资本市场显然更青睐于前者。

  而对于转型期的汽车巨头,同样也面临着新旧利益的博弈,亟须打破现有利益格局。

  根据国外媒体的报道,立志变革的大众汽车首席执行官Herbert Diess就卷入了纷争,Diess敦促员工准备进行更深入的改革,以在向电动汽车转型中保持竞争力。他在一段内部视频中告诉员工,大众没有裁员3万人的计划。此举导致其与大众劳工委员会之间的冲突进一步升级。

  此外,国外分析师还表示,除了内部的冲突,大众还必须解决复杂、遗留的负担和治理问题,而这些问题远比工会问题要严重得多。

  当然,同样的是,这样的新旧博弈不止发生在大众身上,对于今天所有的汽车企业都面临着这一艰巨复杂的课题。

  写在最后:对于变革而言,无论前方如何充满了不确定性。但确定性的是,旧的时代已经不会回来了。作为一个时代的时代,通用电气已经用自己鲜明生动的案例,警示着没有变革,就没有未来。对于今天的全球汽车企业,当然包括中国品牌,都应在通用电气的身上找到经验和教训,加快自我革新。本港台香港直播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