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稳压器

知情人透露德云社寻求被“招安”有现实可能也有三大难题

发布日期:2021-12-04 03:32   来源:未知   阅读:

  内衣加盟品牌这么多为什么这么多人选择加!前相声演员、主持人汪洋近日在直播中透露了一个相声界的“大事”,郭德纲正在积极尝试向相声同行靠拢,寻求招安。用汪洋的话讲,宋江何尝不想被招安呢。

  汪洋说这番话的起因是有网友提问,近日姜昆在采访中表扬了一句德云社,他是不是在向德云社示好。

  汪洋对这种说法嗤之以鼻,他说了很多,总结一下大概是这样的:德云社面临着生存压力,于是有正能量的中间人搭桥,希望郭德纲和姜昆能坐下来谈谈。此事已经有知情人向汪洋透露了相关信息,他有聊天记录,同时,这个中间人能量很强,于谦的资格还够不上。

  姜昆的那个采访笔者也看了,姜昆表扬德云社的话确实有,当时是姜昆提到相声小剧场的发展状况,举了三个例子“周末相声俱乐部,嘻哈包袱铺,德云社”,有个别人以此证明姜昆向德云社示好显然有些自作多情。

  那么问题来了,汪洋关于德云社寻求“招安”的爆料可信吗?直播间也有人质疑,汪洋对此的答复是:我一不是曲协的,二不说相声,算是一个局外人。换言之,旁观者清。

  一是郭德纲在这两年接广告的次数越来越多,有些品牌虽大但放在往年他也不一定会接,毕竟有的肉食品牌和郭德纲家的实际情况有些不搭。

  二是一向不太支持旗下演员搞直播业务的德云社如今也开了口子,刘春山带头,高峰、陶阳、靳鹤岚等人纷纷开起了直播。

  看起来德云社内部在管理上要比之前松动一些,郭德纲和旗下相声艺人的广告业务也明显多了起来。

  德云社目前的规模很大,先不论实打实的房租和其他经营支出,就只算旗下几百号员工的工资福利,这都是一个很大的数目。

  以之前曝光的吴鹤臣薪资为例,他一个月基本工资在六千元左右,再加上五险一金等其他支出,德云社养一个员工的基本年支出可能会接近十万元,几百个员工就是几千万元,再加上房租等其他经营性支出,那可真是一个不小的压力。

  由于疫情的原因,德云社的日常演出并不稳定,小剧场和商演这一块是德云社主要收入来源,这一下子又少了很大一块。

  收入少了,支出没少,两头一堵,纵然是家底雄厚的郭老板也不能坐吃山空,于是各种代言来者不拒,员工那边想直播就直播吧,总比闲着强。

  曲协的“反三俗”倡议书发出来后,德云社的粉丝非常不满,但郭德纲却为“反三俗”倡议书点赞和转发。

  一向和其他同行尤其是体制内同行不怎么来往的郭德纲,在2021年也借着于谦出演话剧的机会前往探班,并和北京曲协主席李伟健热烈拥抱,不知道的还以为两人是失散多年的好兄弟。

  之前曾多次公开吐槽天津相声界的郭德纲这两年反而和天津相声界走得很近,他连续和天津卫视合作搞德云春晚,邀请天津老相声艺术家登台。

  郭德纲也像体制内相声演员那样经常出席一些当地的曲艺活动,不知道的人可能还以为郭德纲是天津曲协的领导。

  此外,德云社相声演员也向体制内相声演员学习,在近些年频繁下基层进行公益演出。

  德云社的这些变化放在以往并不多见甚至是罕见的,但近两年来却成了司空见惯的事情。

  实际上,这也是一家企业走到一定规模之后必然要发生的变化,郭德纲出生于1973年,早已经不是口无遮拦的新兴明星,而是一个中等规模企业的话事人,其个人和企业的行事风格必然要走向成熟和稳定。

  有些事情看起来很简单,似乎两个人坐下来聊一聊就能一笑泯恩仇,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墙,推倒了就是桥。

  但在现实中,很多事情还真不是简单一坐一聊一笑就能解决的,如果事情真像汪洋说得那样郭老板郭德纲在做尝试(招安),但在实际操作中还有三大问题是绕不开的。

  德云社和郭德纲在成名后的十几年里一直将很多同行当假想敌,郭德纲甚至直接在相声里和书里对同行大放厥词,而在线下,德云社的人员和其粉圈也对相声同行有着长达十几年的网络暴力历史。

  比如2008年高峰和何云伟造谣姜昆“取缔小剧场”的事情,还有曹云金和李菁曾透露过的受人指使攻击同行的事情等。

  如果说相声行业内部的纷争通过同行们坐在一起聊聊还有希望能够达成了解,可粉圈可能就不是相声行业内部能够简单解决的问题了。

  其实德云社和郭德纲在近些年已经通过各种渠道在挽回当年的形象,比如郭德纲亲自下场为倡议书点赞,比如郭德纲的老牌粉丝团体“老和部队”也曾多次呼吁德云社粉丝不要对曲协的一些倡议和文件进行攻击和谩骂。再比如郭德纲已经很长时间没在相声里攻击同行了等等。

  但是,长期的惯性导致德云社的很多粉丝根本无法和德云社的步调保持一致,他们依然变着法儿在各种公共论坛和评论区对非德云系的相声演员进行攻击和谩骂,其中最直接的受害者有目共睹。

  此外,在各大平台上还有一些德云系的自媒体,他们恐怕同样不希望德云社能够和同行和解,因为挑拨和煽动同行之间的对立情绪,通过带节奏来吸引流量赚取收益一直是他们的致富法宝。

  如何解决粉圈问题,如何有效影响德云系自媒体,这似乎超出了德云社的能力范围,该怎么办呢?

  德云社在近些年的相声逐渐走上了流量化,三俗笑料堆集,网络段子集锦式的所谓相声在德云社大行其道,这已经完全偏离了“相声是一门语言艺术”的原则,如果德云社想和同行一起重新走在相声大道上,那就必须改变他们的相声风格,这同样面临问题。

  一个是有些德云社相声演员的相声基本功实在堪忧,插科打诨逗逗粉丝还可以,说一段真正的相声恐怕够呛,他们该怎么办?

  还有一个问题更大,如果德云社将相声风格恢复到2005年时的样子,现在的粉圈能够接受吗?老粉丝能够回归吗?

  这么多问题,哪一个都很棘手,要解决的话必定要付出一定代价,出来混,要还的。

  说在最后,从现实角度看,德云社如果真想“招安”,面临的问题确实多,这需要一个详细的计划和步骤。

  当然,问题就在那里,你做不做这件事问题都会在,与其坐失良机,不如先做起来。有些问题如果不解决放任自流的话,恐怕早晚都是个雷。澳门最快开奖现场结果